当前位置:澳门新莆京娱乐场2 > 热门推荐 > 有谁比他更好,你的智商有多高

有谁比他更好,你的智商有多高

文章作者:热门推荐 上传时间:2019-12-29

多一星是给笑点的。

你觉得像乔尔•舒马赫这样的大导,为了展现一个赎罪的主题,会费那劲去拍一个悬疑猛片吗?答案是否定的。如果他要讲一个关于正义,关于良知 ,关于坦诚的道理,他有很多选择,比如说拍动画片、科教片,比如去百家讲坛开课。以一个天才的正常心智,对这种旧题材,应该是早已摒弃的。所以,我一直很难认同这个片子“发人深思”的观点,这类思考,难道不是半个世纪以前就已经进行过了吗?关于把虚拟一个正义的化身,坏念头不敢作祟,终于正义的力量洗清了自己的灵魂,仔细想想吧,那是三打白骨精的情节。白骨精,看上去好端端的一个姑娘,突然有一天,被正义的力量孙悟空发现了,真实面目被揭穿了,然后被打倒了,所以得出一个结论:不仅邪恶打不过正义,戴着面具的邪恶也打不过正义。不难看出,这个电影的主题就是照搬的。现在,当这部电影的主题挖掘深度过度被标榜的时候,我们不禁要惋惜了,而且可以惋惜两个或更多的方面。第一是人们的记忆力、思考力衰竭,早就忘了我们舔着手指的年代就讲过的大道理;第二是中国传统文化又一次被忽视了,西化现象值得担忧啊,我们神话故事的先祖吴承恩大哥如今竟沦落到不敌一个玩悬疑游戏的外国小朋友的境地……

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突然砸进你的生活。广告推销员斯图的平凡小日子被它掀了个底朝天。

+++++申明+++++++
1.本文有剧透,未看片的慎入

作为一个资深的——所谓资深就是从第一部书开始——Snape教授粉,一个坚定的——所谓坚定就是男性的幻想对象top10都是——大叔控,of course,我喜欢吸血鬼——所谓吸血鬼其外形特征就是苍白瘦长,明眸皓齿,穿着不管一年四季狂风雨雪永远就像Armani橱窗里的麻豆,而且永远不会,never ever,买一手长的短大衣;日常言行的话就是喜欢听歌剧,声音低沉,讲话如耳语且带着欧洲口音,最好就是开口能来两句意大利/法语,再高级点说不定还能飙出流利的拉丁/罗马尼亚/匈牙利语。

悬疑片中,主题不是目的,而仅仅是一种道具,他玩的就是一种高智商游戏,他不是要告诉你什么,尤其不是讲道理,他要你关注的是电影本身,它要告诉你电影的玩法,当然主要目的是为了告诉你他的智商有多高。对这种悬疑片导演而言,他宁愿成为一个玩票者,也不要成为一个布道者。为了让你对他的玩法全神贯注,他不惜把最后的道理说得极其简单,以免你误入歧途,一味地对影片所带来的人生思考回味不已,若不是这样,他也会把道理说得像是轮不到你去弄懂的地步,省得你花费其它心思关注他并不重要的表演。

尽管电影过半时,我已渐渐开始意识到这个仿佛是犯罪悬疑片的凶手其实可能根本不存在。那个电话可能是上帝打来的,打来质问这个习惯于装腔作势的小人物,打来羞辱这个命犯桃花想出轨的丈夫。尽管这看上去是一个类似《七宗罪》的逻辑,要让人们对不经意间犯下的错误付出高昂的代价,让每个人在生死关头才恍然于自己无耻的贪婪和愚蠢的自以为是。尽管那个暗中的威胁者仿佛只是借用暴力来逼迫斯图和每个人做出良心上的自审,以此获得这种暴力的道德合法性。

2.被国庆掉上一篇后我学乖了,保证不违反任何准则,不给你们理由删贴了,以防许多经典回复的流失

但是吸血鬼的终极萌点,并不是在于以上这些毛头小孩偷穿爸爸衣服硬装也能演出三分像的表面工夫,而在于伊拉尽管外表青春靓丽,实则已经经历千百年的风雨,是大叔/熟女中的大叔/熟女的冲突和神秘感。年轻偶像的外表下隐藏的是一颗承载了数个轮回的生活、所闻、所见、所思而沉淀下来的凝固了的再大悲喜苦乐都无法撼动的生命,是对普罗众生的轻视与悲悯,一如我们轻视与悲悯蜉蝣。通过这些黑暗,在冷笑与轻蔑声中,我们或可用鲜血和灵魂去换取力量与智慧,那凝固的生命中隐藏的秘密,在黑暗的最深处,用黑色的眼睛找到阳光下短暂的生命中无法触及的光明。

所以,看完这个电影然后去分析哪个是正义的化身哪个是邪恶的化身哪个是面具什么人又充当什么样的角色诸如此类的老话题、老比喻,实在有点不应该。或许更应该看看他是怎样玩的,才能对得起导演的良苦用心。

然而,这个残忍的故事恰恰让我获得与此相反的感动。当天外之枪抵在我们的头颅之上,我们并不是简单地屈服于道德审判官的怒吼。当斯图终于掏心挖肺地把所有的小心眼、小诡计都公之于众时,当一个对妻子有所不忠但仍旧爱恋不改的丈夫终于敢于直截了当地说出“我曾经想要勾引其他女人,但我真的很爱你”时,当一个普通的广告推销员终于承认他只是想装作跟所有大腕明星都很熟时,当一个真正毫不出奇的小老百姓终于流着眼泪和鲜血站在你面前说他总是穿得西装笔挺想让人高看一眼时……我们想到的并不是他为何如此坏,而是我们哪个人又不是如此呢?当斯图的妻子听到他的所有表白后,眼睛里闪过一丛真正得到爱情的光芒。那不是热恋或婚礼上光洁无瑕的爱情,而是饱经摧折与考验却仍旧不曾堕落的爱情。

3.上次威胁说我去看这一部就派黑社会谋杀我的女性小朋友没有得手,我给奥巴马和路克文打电话后,他们都访华和胡锦涛探讨了我的安全问题,所以我安全看完了这部电影,感谢美国国防部,国家安全局,中国国防部和澳洲国防部的协助,顺便感谢中国大使馆,英国领事馆,以及FBI,CIA,KGB,NB,SB,UFO等机构的协助。

所以当一只109岁的吸血鬼——在人类的年龄上早该宠辱不惊的时候——面对一个18岁的小女生却表现得一惊一乍,心思恍惚,活脱脱一个毛还没长全的小儿,破坏了大叔+Loli 组合的一切萌点时,注定了我没办法把这片当成正经的吸血鬼片来看。黑色可以是哥特,也可以是幽默。于我来说,Twilight,无疑是幽默。

比如说,我们可以慢放镜头多少倍,重看几遍,或许能发现真凶闪过的半张脸,从而发现他的动机、计划以及一系列真相,或许我们细看路边的人,观察对话,也能发现天大的秘密,再或者我们假定那个开餐厅的马里欧是凶手,然后逐步推理,假设,推翻,当然你觉得凶手是整过容变过声的亚当也不是不可能。如果我们把精力放在研究那两个骂街的女人和中枪的男人的年龄、身世,列一个表,还有那机器人的运动轨迹,以及那希伯来人说了什么,或者测量比萨饼人的身高体重,像做一道庞大的数学题一样,目的是弄清楚真凶,这样的话,导演会不会欣喜若狂?我想,这总比重温我们千百年前的老道理“邪恶的力量碰到正义即使戴着面具也得乖乖地认罪”强吧。可能这一场如同科学研究的推理是浪费感情,白费工夫,但我相信,制造谜团,眩晕,导演的目的达到了。他已经成功让我们体验了首次看此片的奇妙感觉。

卢梭曾经高傲地在上帝面前叫嚣:“不管末日审判的号角什么时候吹响。我都敢拿着这本书走到至高无上的审判者面前,果敢地大声说:‘请看!这就是我所做过的,这就是我所想过的,我当时就是那样的人……请你把那无数的众生叫到我跟前来!让他们听听我的忏悔……然后,让他们每一个人在您的宝座前面,同样真诚地披露自己的心灵,看有谁敢于对您说:我比这个人好。”

大家好,我是一个正常人,但是我比你们见识广,因为我住在一个牛逼的地方,这里有海,有树林,住的人有一些学生,一些警察,一些小混混兼飞车党,还有吸血鬼和狼人。

先要说一点,就是Meyer姐姐的小说写得还蛮好看的。虽然我有一个文件夹的吸血鬼小说,而且曾经流连在图书馆找欧洲的古早灵异故事(结果古法语实在看不懂),而且这个伪大叔+伪Loli的狗血故事一点也不吸引我,但在看过第一部电影之后,出于好奇心翻开小说,我还是把它看完了。小说的文笔很细致,把一个109岁的生物写得好像青少年样的设定我无法认同,但是对于18岁少女的心理捕捉很到位,笔法带有一种古典的味道,似乎像Jane Eyre——凑巧两本都是那种设定和故事我不喜欢,却流利地看完的作品。

可能性越大,密码设置的级别就越高。悬疑片贵在答案不一,那种令人抓矿的猜测、假设往往是双方都有其兴奋的时刻。于是我也来提供我的一个兴奋版本:

生活本就不是完美的,然而它值得我们过下去也本来就不是因为它的完美。而是在瑕疵丛生的间隙里仍旧存留着理解、安慰和真诚的温暖。

我的同学Bella,她的故事你们因该看书,她并非是一个很漂亮的女生,她只是一个父母离异的高中生。当她开始觉得自己很特别的时候,是因为她碰到了那个吸血鬼。

不过整个系列实在太~~~长了,所以看完第一部后,我决定先观赏一下电影,看看后续情节,再决定要不要往下看。看完新月之后,我想,就还是看电影好了=w=

事实上,把场景设计得那么小,太需要导演的控制力。人总要走动,所以大场景中,往往表现得很自然,导演只需牵引一下即可。这种电话亭的小场景里,现实性不大,导演不得不管好自己的人物,充当上帝了。仔细再看,不难发现,在导演强硬姿态底下,这故事还是有丝丝牵强之处。对这个故事我感兴趣的是如何不发生这个故事,如何结束对话以及走出电话亭的可能性。

那个吸血鬼很帅很有钱,根据著名的Ladder Theory(阶梯理论,关于女性和男性心理的一个权威,且通俗易懂的心理学论文,自行google,我如果哪天蛋疼了可能会翻译下。),女人对男人的评估主要是有钱,其次是帅,剩下是那些她们说她们很在乎其实她们并不在乎的东西,例如幽默啊,会修电脑会修车啊之类的。因此考虑到爱德华的财富,相貌,以及其它各个方面的优势,哪怕他的同族人有时候并不友善,贝拉依然铤而走险爱上了他,我非常理解。

要说第一部电影里无论如何青春偶像剧,毕竟有些波澜起伏。Cullen一家的出场,他们神秘的身份,Bella和 Edward特别的互动及宿命的相爱,Victoria和Cullen一家的明争暗斗,当然最抢眼的还有吸血鬼打棒球之类的经典时刻,我即使对故事设定有心抗拒,还是看得蛮黑皮的。可是第二部电影就完全的没梗了。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看Bella如何在那里要生要死,失魂落魄,自我折磨,上演那种一般言情小说里常见的在我看来实在蠢到爆的苦情戏码,看得我这个不爱看言情小说/少女漫画的阿姨有点小闷。要知道Romeo和Julliet之所以能这么要生要死狂洒狗血还能赢得文史留名,除了时代特点之外,最重要的是莎翁的语言优美。青春偶像剧爆不出“O Romeo, Romeo! wherefore art thou Romeo"这种台词,只有苍白寡味的“我爱你”就只能是单纯的狗血了。后来在意大利的戏码应该算是高潮部分,但也是又短又没爆点,气氛铺陈得也不足,一语蔽之就是“不入味”,太儿戏了点。

第一种可能性,史都今天例外没有去电话亭。

当她和爱德华在一起后,她变了,她仿佛成了高我们一等的人,她跟我们在一起整天就提她男友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好,我们只好都假装我们不知到那帮哥们是吸血鬼,然后听这个刚从别的地方移民过来的没见识的妞在那里Blah Blah Blah。

如果要抱着看好笑的心情的话,倒还是颇有些笑点的——说不定比某些三流喜剧还要好笑咧。
先是 Edward一出场,镜头拉得啊~~~请mina回忆《流星花园》里那风姿的F4姿风的出场的场景,然后Jacob出场也是比照来也同样在摄影机后面摆了个巨型电风扇,前一个镜头电影院内还在窃笑,到后一个镜头因为Jacob同学不像Edward那么配合的做出风姿的表情,而是一脑憨厚散着飘飘长发走向镜头,引发了影院内的爆笑。此外还有Jacob脱掉T恤给Bella擦血,Bella突然失心疯冒出一句“你还蛮美的耶”;两男一女看暴力电影一男突然跑出去吐等等都颇有笑点。
当然作为主角,Ed同学当仁不让地负起了主要的搞笑责任,当伊带着苦大愁深三天没吃饭外加“妈妈我头痛”的表情慢慢的解开衬衣扣子露出一身明显已经抹好了生粉的排骨走到太阳底下pikapika(会发光这个特点在书里写写就还好,电影照着拍怎么都有点西游记的感觉),当镜头出现Alice想像中那个伊和Bellla在森林中慢动作奔跑的情景,还有当Ed最后轻启永远刮不干净胡渣的下巴上那张好像随时都会在牙齿上留下唇膏印的烈焰红唇向Bella 说出那个终极条件时,影院内的笑声都达到了至高点。

但导演让他去电话亭了,这是往发生的可能性进逼的第一步。导演有他的有理由:他每天都要去电话亭给她女朋友打电话。而且他先发制人了,在介绍完电话亭之后,说道:“在不到两个街区的地方,最后一个使用电话亭的人就在这里。”也就是说,故事不得不发生了。

不过好景不长,爱德华把贝拉甩了,额,虽然后来贝拉很容易就被哄好了,但是不管如何,爱德华跑意大利去磕药玩女人的这段时间

本文由澳门新莆京娱乐场2发布于热门推荐,转载请注明出处:有谁比他更好,你的智商有多高

关键词: